旁  白:故事发生在东北农(读neng,二声)村的一个偏僻的马路牙子上,天上飘着鹅(读ne,二声)毛大雪,这是2020年的第一场雪,比平时来的更早些。

 突然,从旮旯的垃圾堆旁走出了一个埋拉巴汰(肮脏)的女孩,她穿着破袜子,手里提着一篮子火柴,这个女孩叫火柴。

 火  柴:(哆哆嗦嗦地)卖火柴啦,卖火柴啦!新鲜便宜的火柴,快来买呀!

 (穿着臃肿的路人[三个人]匆匆而过,对她没有丝毫理睬)

 (路人甲—中年妇女上)

 火  柴:大婶,拿盒火柴吧!

 路人甲:闺女,买你的火柴有啥用呀!

 火  柴:大婶,你可以用它点瓦(读ga)斯罐!

 路人甲:闺女,咱家都用电子炉盘啦,用不上,用不上。

 火  柴:(思考状)那你可以用它挖耳屎呀,教孙子做算术呀。

 路人甲:哎呀我的妈亲那,怎么说话那?人家还没有结婚那,哪来的孙子呀。去,去,去,不买了!

 

(路人乙——中年男子)

 火  柴:大哥,整盒火柴吧,我这里有老多老多火柴呀!老鼻子了!

 路人乙:去,去,去,都改用打火机了,谁还买火柴呀!

 对呀,我认识你呀,你不是花果山底下防空洞里住的那个小谁(读sei,二声)家那个小火柴吗!

 火  柴:对呀,你要嘛,你要嘛!

 路人乙:啊!!!明白咧!你叫火柴,你又要卖火柴,你这(读jie)是卖身那,我说伙计,(色咪咪地,狞笑着)呵呵呵

 火  柴:不,不,不,是我卖的是这个能点火的火柴!

 路人乙:对咧,忘了告诉你咧,就是你卖,我(读nan,二声)也不买,因为你长地太磕碜(丑)咧,我(读nan)对你没(读mo)有兴趣!哎!没有兴趣!

 火  柴:我的火柴很好用的、真的、很好用的!!!!!!

 

火  柴:(自白)没有人买我的火柴,我的未来没有希望,哎!我的家,我的大学。

 (小女孩蜷缩在墙角)

 旁  白:街边的房子里都亮起了灯光,火锅里飘出了烤鹅(读ne)的香味,小丫头小小子们都穿着新棉袄(读nao),围着火吃着棉(读niao)花糖,火柴饿(读ne,四声)得肚子呱呱直叫。她好想回家,可是没卖掉一根火柴,她拿什么钱去交上大学的学费呢?“她的一双小手几乎冻僵了。“她多么需要温暖啊”,她想,“啊,哪怕一根小小的火柴,对她也是有好处的!”于是,小女孩坐在墙角擦亮了第一根火柴。

 

他看到:

 场景一:(人们就要过春节了,一男一女跳着舞蹈欢庆节日)

 (小女孩也伸手做与他们一起跳舞状,但是舞者弃她离去)

 她划了第二根火柴

 场景二:和她相依为命的奶奶在光里和她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情景。

 火  柴:奶奶!( 激动得热泪盈眶,扑进了奶奶的怀抱。)

 奶  奶:火柴呀!你最近好好学习了吗?

 火  柴:我学的可努力了哦,每天都学到12点多,你看我拿到了大连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!

 奶  奶:啊!太好了,多亏佛祖保佑我们呀!

 火  柴:可是,可是我没有钱交学费!

 奶  奶:哎!可惜你爸爸、妈妈走的早,我们好命苦呀!!

 (奶奶把小女孩抱起来,搂在怀里。她们抱头痛哭)

 火  柴:奶奶,请把我带走吧,我知道,火柴一熄灭,你就会不见了!

 奶  奶:好,我要把你带到西方极乐世界,那里没有饥饿,没有寒冷,上大学也不需要交学费,你再也不用卖火柴攒学费了!

 火  柴:太好了,我要上西天!

 (火柴逐渐熄灭了,奶奶逐渐漂向远方)

 旁  白:为了把奶奶留住,她赶紧又擦火柴,这回不是一根,而是一整把。但是前几根都没有点着。小女孩着急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火  柴:有点返潮!

 (最后火柴终于被点燃了,火光里出现了“绿色通道”,里面坐着如来佛祖。)

 佛  祖:火柴,你为什么哭泣?

 火  柴:我没有亲人,唯一疼爱我的奶奶也上了天堂,我接到了大工的录取通知书,又没有钱交学费,我想卖火柴赚钱,又没有人买,我该怎么办呀?

 佛  祖:火柴,我给你指一条名路,你可以不上西天便可实现大学之梦。

 火  柴:(尖叫)啊!!!这是真的吗?

 佛  祖:对呀,你可以穿过这条绿色通道,找学生处旭东同志办理国家助学贷款交学费,你只要有乡、镇、街道以上单位出示的家庭困难证明即可!

 旁  白:故事就这样圆满的结束了,现在佛祖让火柴用一句话表达她此时此刻的心情!

 火  柴:就剩一句啦(读lia)!

 佛  祖:对,就一句!

 火  柴:我还想申请困难生伙食补助!!!